财富 黄金
首页 > 黄金 > 调研报告  > 正文
世界黄金协会授权

Goldhub中文版

投资动态:2022年央行黄金储备调查(下)

2022-06-29 12:42 来源:世界黄金协会 作者: 0

编者:上期《投资动态 | 2022年央行黄金储备调查(上)》中介绍了影响全球央行购金意愿的因素及黄金的国际储备。本期文章中,将继续呈现2022年央行黄金储备调查的重要结论。

央行购金动机与意图

超过80%的受访央行持有黄金,作为其国际储备总额的一部分,这一比例与去年的调查结果持平。但央行持有黄金的理由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黄金的“历史仓位”这一因素在2021年的相关性下滑,因为当时各央行认为黄金的“危机期间表现”才是最相关的因素,这也是对黄金在疫情期间坚挺表现的肯定。“历史仓位”在2022年又重回相关性首位,“危机期间表现”和“长期价值存储”紧随其后,有74%的受访者将这两个因素归类至“高度相关”和“部分相关”。黄金的“无违约风险”以及作为“有效的投资组合风险分散工具”属性构成了影响央行购金决策的第四和第五位相关性因素(图6)。自2019年央行黄金储备调查首次设置这一问题以来,上述五点一直是各国央行持有黄金的最相关因素。

图6:下列因素与贵行购金决策的相关性如何?

image.png

调查基数:参与本题目所有央行56家;来自发达经济体13家;来自发展中经济体43家。

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央行在持有黄金的动机方面仍然存在着明显不同。这一点在黄金作为“长期价值存储/通胀对冲”的相关性方面得到了鲜明体现:85%的新兴市场受访央行认为该因素“高度相关”或“部分相关”,但只有42%的发达国家央行持此态度。其他几乎所有与投资相关的因素都体现出类似的显著差异,包括“危机时期表现”,“无违约风险”以及“有效的投资组合风险分散工具”。新兴市场央行在维持有序资本流动和货币稳定方面普遍面临更大的挑战。调查结果表明,新兴市场央行倾向于将黄金作为其储备管理总战略中一个更重要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在对风险缓释资产有更强需求的时候。

61%的受访央行预计在未来12个月里全球央行将增储黄金,这一数字较2021年的52%有明显上升(图7) 。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央行的预期之间仍然有一定差异:发达国家受访央行中只有46%预计黄金持有量会增加,而新兴国家央行则有65%,这些央行对黄金的乐观态度可能会转化为购金打算:所有计划在未来12个月增加黄金储备的受访央行中有25%来自新兴经济体;其中,“更高的全球金融危机风险”“预期国际货币体系或有变化”以及“储备货币经济体的更高经济风险”构成其购金意图的主要因素。在过去的12年里,新兴经济体一直是央行购金的主力军,而此次调查结果表明他们对黄金仍然抱有浓厚兴趣。

图7:您预计全球央行黄金储备在未来12个月里会有什么变化?

image.png

调查基数:参与本题目所有央行56家;来自发达经济体13家;来自发展中经济体43家。

央行黄金储备管理

在受访央行中,有76%将黄金与其他储备资产分开管理,这一比例较去年的72%略有上升。与去年相比,将黄金作为投资或流动性资产进行管理的央行比例变化不大 。

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受访央行会将黄金与其他储备资产分开管理,因为黄金是一种历史遗留资产。但对于很大一部分新兴市场受访央行来说,黄金则被视作一种战略资产。值得注意的是,在将黄金分开管理的受访央行中,只有6%是由于黄金在其估值框架下较难评估才将其单独管理,这一数字明显低于前几年(2021年为39%,2020年为36%)。

在全球场外交易(OTC)市场购金的央行比例从去年的43%小幅上升至46%,且今年有43%的受访央行表示将黄金视作一种历史遗留资产,这一比例与2021年相比没有变化。通过场外交易和金融衍生品购买黄金的央行比例有所增加(尽管去年的基数本就较低),而通过交易所交易基金购金的受访央行比例则从4%下降至2%。

“伦敦良好交割标准”[1]金条仍然是央行购金的主流,85%的受访央行以这种方式购入黄金,而公斤级金条和多尔金条(Doré)则不太受欢迎。有20%的受访央行曾考虑将不符合“良好交割标准”的黄金进行升级,其中多数为新兴经济体央行 。

少数新兴经济体央行表示会考虑建立国内购金机制,其中有九家的此类机制已经落地;在这九家央行中,有两家在央行下属的精炼厂购金,两家在海外的私营精炼厂购金,还有一家在政府下属的精炼厂购金。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央行均按照国际现货黄金价格来支付。

英格兰银行仍然是最受欢迎的存金地,55%的受访央行将黄金存放在此。40%的受访央行称其国内存储情况变化不大。80%的受访央行表示其托管安排在过去一年中没有变化;75%的受访央行预计未来一年里托管安排仍将保持现状。

采取主动管理方案的受访央行比例从去年的35%降至2022年的28%。在13家主动管理黄金储备的受访央行中,只有8家目前正主动存金或考虑主动存金,低于前几年的水平;另一方面,黄金远期和期权交易的受欢迎程度持续递增,尽管此前基数较低。

关于黄金储备核算,大多数受访央行采用了“公允价值 - 其他”的方法,这一点与2021年结果一致[2]。

结 论

本年度的央行黄金储备调查表明,各国央行仍然对黄金充满兴趣。推动这一兴趣的潜在因素主要是以高通胀和地缘政治风险为代表的日益波动的经济环境。此外,主要主权债务市场的加息举措也对投资组合回报率产生了影响。面对更具挑战性的经济和地缘政治环境,全球央行黄金需求有望保持强劲,黄金的避险和通胀对冲作用也将进一步巩固央行对于持有黄金的坚定信念。

备注:

[1] 指符合伦敦金银市场协会“良好交割标准”的金条。

[2]各国央行采取的货币黄金核算方法多种多样,也反映出货币黄金缺少统一的核算框架。虽然世界黄金协会的相关指南一直被广泛认可(特别是在新兴经济体央行中),但欧洲中央银行体系(ESCB)的方法及其变体仍然是最普及的,主要是由于欧元体系央行多是以前金本位制度下的黄金大户。

世界黄金协会致力于完善调查问卷设计,以确定与先前研究所得的常见通用模型不相符的核算方法。在2021年和2022年的调查中,改进后的问卷问题反映了央行货币黄金核算体系的进一步细微差别。例如,ESCB的核算指南只要求报告变现时的重估变化或超额损失范围。但调查显示,一些符合ESCB准则的央行并未在其损益表中报告未变现的重新估值,这可能也是“公允价值 - 其他”方法使用率增加的原因之一。世界黄金协会将继续完善与黄金核算相关的调查问题,为全球央行提供更加普及的方法,以获得更多用户和外部审计师的认可。

欢迎访问世界黄金协会官网,获取更多黄金行业权威资讯。



责任编辑:闫梅